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爾夫的网易博客

 
 
 

日志

 
 

引用 关于《现代汉语新声韵》的初步研究成果  

2010-01-12 16:18:50|  分类: 古典文学常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草庐居士关于《现代汉语新声韵》的初步研究成果

一、新韵方案的推出

  押韵,是韵文(包括大多数诗歌、几乎所有的歌词或剧本唱词、少数辞赋类散文等)的最重要特征,在关键音步的顿读处特别是句尾采用同韵字,能够大大提高韵文在诵读或歌唱中的和谐感,产生出“余音绕梁”的效果。韵书或韵表,是将同韵字或近韵字像字典那样集中编排的工具书,方便人们在创作韵文时快捷找到能够押上韵的字。

  哪些字是同韵的或近韵的呢?这跟字的发音(特别是发音中的元音成分,主要是该字的韵母之韵身部分)很有关系。但在历史的长河中,任何语言文字一直会处在逐渐演变的过程中,过去音韵相同或相近而能押韵的字,演变到今天可能就不能了。所以一个时代有着一个时代的韵书,不可能古人编出的一本能几千年用到底。

  1958年公布汉语拼音方案后,中国的语言文字标准化便大大加快了进程。按照汉语拼音方案进行新的声韵改革,已成为多数人的共识。近半个世纪以来,特别是进入21世纪后,已有多家研究机构或个人推出了上十种新韵方案(参见稍早我发过的《漫步新韵改革之路》一文),目前看来还没有一种能被所有人都接受,各方案中都存在易遭人指责之处,正所谓“众口难调”是也。主要是中国太大,各种口音多如牛毛(就连所讲“普通话”的味儿也不都一样),你认为这几个字押的韵听起来很和谐,另外的人却可能听得不爽…… 所以,要编一本众口都调的新韵书也是件困难的事情。看来任重而道远,还是要赶快普及好标准的普通话,能用统一的语音来朗诵诗歌等韵文,统一的新韵书也就能诞生了!

  在当今各种新韵方案纷纷推出的形势下,笔者也来凑个热闹,推出名为《现代汉语新声韵》的方案,其韵部划分是:

韵部 韵母范围 例字
⒈孤独韵部 一孤 u 孤,独,祖,父
⒉居期韵部 二居 ü 居,于,女,婿
三期 i 期,迷,你,冀
⒊司职韵部 四司 -i(与z,c,s拼者) 司,辞,子,四
五职 -i(与zh,ch,sh,r拼者) 失,职,耻,日
六儿 er 儿,而,尔,二
⒋飞回韵部 七飞 ei,ui 飞,回,鬼,祟
⒌节约韵部 八节 e(与y拼者),ie 耶,节,且,谢
九约 üe 约,决,雪,却
⒍折磨韵部 十折 e(不与y拼者) 呵,折,可,乐
十一磨 o,uo 窝,磨,所,获
⒎周游韵部 十二周 ou,iu 周,游,走,秀
⒏招摇韵部 十三招 ao,iao 招,摇,好,笑
⒐开怀韵部 十四开 ai,uai 开,怀,甩,卖
⒑发家韵部 十五发 a,ua,ia 发,芽,假,话
⒒甘甜韵部 十六甘 an,uan 甘,蓝,管,饭
十七甜 ian,üan 鲜,甜,远,见
⒓刚强韵部 十八刚 ang,uang,iang 刚,强,闯,荡
⒔东风韵部 十九东 eng(与w,b,p,m,f拼者),ong,iong 东,盟,勇,碰
⒕登分韵部 二十登 eng(不与w,b,p,m,f拼者) 登,城,整,愣
二十一分 en,un 分,神,蠢,笨
⒖倾心韵部 二十二倾 ing 倾,营,顶,命
二十三心 in,ün 心,吟,品,韵

  可见,该方案颇具创新特色,与众多他人已发表方案有着明显不同。虽然诸新韵方案都是依据汉语拼音来划分韵部,但笔者的方案更为注重现代汉语诸基本音节的实际发音,尤其是注重其历史演变情况,摒弃旧韵的惯性束缚以尽力符合现况。这样就纠正了其他新韵方案的不少偏差,更为准确地划分韵部,使得凡同韵字都尽可能达到最大程度的和谐。下面就本方案的理论依据再做一些深入的阐述。

二、汉语发音特点与同韵字确认准则

  在世界各种语言中,汉语的突出特点是一字一个音节,除极少数轻声字外其每个汉字的发音都清晰、较慢而响亮。汉字按普通话标准发音,大都先由辅音(即气流在喉、舌、齿、唇的动作中受到阻碍发出的声音,如b、p、m、f)或半元音(即气流略受阻碍发出的声音,如y、w)阶段开始,迅速转入元音(即气流未受到阻碍发出的声音,如a、o、e、ao、ia)阶段,再以辅音(如n、ng)阶段结束。上述开始阶段和结束阶段都可或缺,但中间那元音阶段是必不可少的,此阶段发出的音最响亮、持续时间也较长。元音阶段的发音,决定着某汉字的音韵归属。

  开始阶段所发的辅音或半元音称为“声母”,中间阶段发的元音和结束阶段的发的辅音合称为“韵母”(例如香字的发音xiang中x为声母、iang为韵母)。韵母可分拆为“韵头”和“韵身”两部分(例如韵母iang的韵头为i、韵身为ang),韵身又可分拆为“韵腹”和“韵尾”两部分(例如ang的韵腹为a、韵尾为ng)。

  确定同韵字(或同一韵部的字)有个公认的准则,即韵身相同或相近。例如香xiang、央yang、床chuang,它们的韵身都是ang,故为同韵字——即在韵书中划在同一个韵部下。所以准确分析汉字的韵身很重要。

  但韵身并不能单纯从拼音形式上看,像单韵母a、e、i等在跟其他成分组成复韵母时、在跟不同的声母相拼时,都可能造成发音的改变。如果改变的幅度较大,就要尊重实际的发音差别而另行分韵,不宜勉强将已不甚和谐的两种或多种发音硬划在同一韵部中。像《十三辙》中的“中东辙”(ong/iong/eng/ing)就是一个典型例子,不能光看它们的韵母中都含有ng就将其杂合在一起,而不顾实际发音的明显不同。

三、现代汉语的音韵变化

  古汉语发展到现代汉语,有不少字的发音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变化,如果韵身部分改变得厉害,就要重划韵或韵部。下面列举出一些已达到重新划韵程度的变化:

  1、ü与u分离,向i靠近。在古韵中,ü与u向来是不分的,如在《平水韵》的“上平七虞”韵部中,“虞愚娱隅无芜巫于衢……”就是拼ü、拼u之字混杂在一起。在近代汉语的演变中,北方官话中ü的发音的舌位前移(即舌尖向齿龈伸展),而u的舌位后退(舌尖退缩至硬腭部位),二者的分离趋势明显。但在南方方言中这种分离不大,于是形成了一种矛盾局面,从后世编修的韵书中可以看出以保持üu同韵的为一派(南方人士)、以力主üu分离的为另一派(北方人士)。如今现代汉语以北方方言为基调推出普通话标准,全国都要遵从之,于是üu分离派自然就获胜。因普通话中ü的发音非常接近于i(舌位基本相同,只是前者圆唇、后者不圆唇而已),故而多数新韵方案都将ü、i划在同一韵部。笔者设计的《现代汉语新声韵》也是遵从这种划法,均归属“居期韵部”,但仍细分为“二居”和“三期”两韵以不抹煞其差别,这种处理应是最合理的。

  2、-i与i分离,并依平舌与卷舌的发音不同继续细分。-i是与z/c/s/zh/ch/sh/r相拼的韵母,实际上是一种零韵母(本身不发音的韵母);而i是发音的韵母,与z/c/s/zh/ch/sh/r以外的声母相拼。零韵母现象也只发生在演变后的近代北方方言,在南方方言中与-i相拼时一般仍发i音。如今既然以普通话发音作为划韵标准,-i与i分划为两个韵部就是理所当然的了。在笔者设计的《现代汉语新声韵》中,为-i单独设立了“司职韵部”,并将与平舌音(z/c/s)相拼的-i划为“四司”韵、将与卷舌音(zh/ch/sh/r)相拼的-i划为“五职”韵。熟识国际音标的学者一定清楚,这两种-i的国际音标是不同的(参见附录),所以我们在划韵中不能只看拼音外表,还要参看国际音标。其他新韵方案大都不愿意再将-i细分,笔者的方案坚持细分成“四司”和“五职”,这也是笔者方案的一处特色。虽然南方人士可能分不清平舌音与卷舌音的区别,但不能为了迁就于此而牺牲了分韵上的严密性。

  3、er接近于-i。er是一个相当特殊的韵母,自成音节不与任何声母相拼,其单字也特别少,很难独立成韵。将er放在哪个韵部是有分歧的,多数方案是放在i或-i韵中。从er的发音特点上看,是一典型的卷舌音,最接近于卷舌-i。在笔者方案里,将er划属“司职韵部”,并在“五职”下再开“六儿”一韵,体现出er所应处的位置。

  4、ê与e分离,独自成韵。ê是与y相拼的e(按汉语拼音方案的规定其上面的^标识符通常省略),ê主要跟i或ü组成复韵母ie和üe(ü上两点也常省略)。ê的发音与e是不同的,其舌位较低、较前,比较“爷ye”字和“得de”字的读音即可察知。但在古汉语中êe是不分的,到了近古时期才出现了明显分化,特别是北方方言,在北曲《十三辙》中设立了单独的“乜斜辙”,如今大多数新韵方案都延续了将êe分开的做法。在笔者的方案中,专设有“节约韵部”,并且考虑到ie(含ye)和üe在发音上又略显不同,再分为“八节”和“九约”两韵,共属一个韵部互为通押,这种处理是十分符合实际情况的。

  5、e向o靠近。其实在古汉语中,e发近似当今ê的发音,有点靠近古汉语中的i,在古韵《平水韵》中随处可见押i的韵部里夹杂着如今押e的字即为明证,另外古音中e发得比较短促,大都处在入声韵部中。近古时期北方少数民族大举入侵中原,民族融合对古汉语的影响之一,就是许多低沉短促的音节变得高亢绵延,古入声在北方渐渐消逝。在此演变过程中,e的发音舌位变高、变后,渐向洪亮的o靠得很近。故此有些学者干脆提出将eo完全合并,如较有影响的新韵方案《中华新韵》在其说明中注有“e、o其实是一个韵母”的定论,笔者认为这是过激了,因其没法解释诸如“么me”和“磨mo”的区别,毕竟发音上e不圆唇、而o是圆唇的,类似于如今i与ü间的关系。在笔者的新韵方案中,将e、o合划属“折磨韵部”,但分入“十折”和“十一磨”以示小别,这样的划分更为科学。

  6、ian和üan的发音变异。an/uan/ian/üan一直被多数人误认为其韵身是完全相同的(即均为an),但早有学者通过音素测试的研究发现,它们其实是an/uan和ian/üan的两组,因受韵头i或ü的高舌位影响,在韵腹a的发音阶段其舌位尚未拉到低位该阶段就结束了,故ian/üan中的an(国际音标[aen])跟an/uan中的an(国际音标[αn])是不一样的。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现今的汉语拼音方案在准确表音上的缺陷,有时不能光看拼音形式的外表,而要根据实际发音来研判。在笔者方案中,an/uan/ian/üan合属于“甘甜韵部”,但将an/uan和ian/üan分划为“十六甘”和“十七甜”,以准确表达其异同。

  7、eng受唇音的影响而发生分化。传统观念认为,音韵是由韵母(特别是其中的韵身)决定的。上例中我们已看到,韵头(又称介母)也对音韵产生一定影响。那么若说声母也对音韵有影响必定会有许多人不相信,实际上汉语的音节整体性很强,几乎每音节都会重读,因而在发音过程中前面的音素对后面的音素都会产生一定程度的影响。声母分唇音和舌音两大类,唇音有双唇音b/p/m和齿唇音f,以及半元音w,它们在发音时都以唇来对气流进行阻碍,而舌部基本不动。当后鼻音韵母与唇音声母相拼时,在唇的闭合阶段会给鼻腔产生一种增压作用(即促使气流涌入鼻腔),从而起到加重鼻音的效果。特别是eng这个韵母,其舌位动作较小,前期声母发声时唇的影响作用就较大,与唇音相拼的eng会维持住显著的后鼻音(如翁weng、风feng、梦meng);而不与唇音相拼者由于始终未有唇的闭合阶段,不少气流将从口腔分流使得后鼻音减弱(如灯deng、耕geng、正zheng),语速越快这种分流减弱作用就越明显。这样以eng为韵母的汉字就发生了实际读音上的分化,要遵从事实的话便不能都划入同一韵中。在笔者的新韵方案中,将与唇音相拼的eng与同源的ong/iong(ong实际上等同于ueng)一起划入“东风韵部”、将不与唇音相拼的eng跟与之相近的en/un划入了“登分韵部”,以反映这种分化现实。

  8、eng与ing、en与in分别发生分离,且非唇音相拼eng向en/un靠近、ing也向in/ün靠近。这乃是近代汉语所发生的一系列相关联的较重大演变。在古汉语中,eng与ing、en与in皆是非常接近的同源音韵,因ing来自ieng、in来自ien。但在汉语的演变中,e做韵腹时始终赶不上i强盛——在连贯发音时i是前舌位而占优、e是后舌位而遭弱化,ieng和ien中的e成分便渐趋消失,演变成了比较纯净的ing和in。因eng、en的韵腹e发音舌位靠后、又不太高,而ing、in中的i舌位又前、又高,eng与ing、en与in便逐渐分离,像“蒸zheng”与“青qing”、“真zhen”与“亲qin”等原本和谐的同韵字,变得不和谐起来。同时,不与唇音类声母相拼的后鼻音韵母(包括大部分eng和所有的ing),其后鼻音强度也趋于弱化,渐渐向相应前鼻音韵母en或in靠近,像“蒸zheng”与“真zhen”、“青qing”与“亲qin”之间愈加变得和谐起来。另外提及的是un来自uen、ün来自üen,它们分别与en、in间的关系一直很近未发生变化。这样,在笔者的新韵方案中就要体现出这种实际情况:将不与唇音相拼的eng与en/un一起划入“登分韵部”、并分作“二十登”和“二十一分”两韵;而将ing与in/ün一同划入“倾心韵部”、并分作“二十二倾”和“二十三心”两韵。这一系列划法是本方案与其他新韵方案的最大不同,据查询尚未有任何方案率先采纳过。这也是许多看惯了旧韵和其他较早期新韵的人士所最为惊异之处,但因遵从了演变现实而必将得到普遍接受。事实上在计算机汉字输入法的改良浪潮中,eng与en、ing与in的融合已在大多数输入法软件中得到了体现,在音韵学范畴中也得以体现是迟早的事,因顽固守旧毕竟是逆发展潮流而不得持久的。笔者推出的《现代汉语新声韵》在适应汉语音韵变化中正力争走在前头。

  最后说明一下,为什么笔者的方案定名为《现代汉语新声韵》呢,首先是想强调“现代汉语”(即最新时代的汉语)之前提,其次是突出“新声韵”这个概念,并且不跟已公开发布的他人新韵方案的名称重合。根据网上检索,“现代汉语新声韵”作为专有名词尚无人提出过,而其他名称提法似乎都有报道。

四、附录

  下面是一组有助于了解现代汉语音韵原理的图表:

[附录1] 发音器官示意图

引用 关于《现代汉语新声韵》的初步研究成果 - sqszde - sqszde-Sim Gang的博客

[附录2] 声母的发音对照表

发音区别

(阻塞/除阻方式)

辅 音 半元音
清塞音 清塞擦音 清擦音 浊擦音 浊鼻音 浊边音
不送气 送气 不送气 送气
唇音 双唇音(下唇→上唇) b p         m   w
唇齿音(下唇→上齿)         f        
舌音 舌尖音(舌尖→齿龈) d t         n l  
舌根音(舌根→软腭) g k     h        
舌面音(舌面→硬腭)     j q x       y
平舌音(舌尖→齿背)     z c s        
卷舌音(舌尖→硬腭)     zh ch sh r      

[附录3] 基本韵母(单韵母)的发音对照表

发音区别

(舌位、唇型)

半高位/后位 半低位

/前位

低位或半低位

/中央位

高位/前位 高位/后位
圆唇 不圆唇 不圆唇 不圆唇 不圆唇 圆唇 圆唇 不圆唇

舌面音 o e ê(在i或ü后

构成复韵母)

a i ü u  
舌尖音         -i(与平舌

音声母拼)

    -i(与卷舌

音声母拼)

*在i或ü等高位元音后并带辅音n韵尾的音节中,a作韵腹

只能下降到半低位(即实际发音不是[α]而是[ae])

[附录4] 所有韵母的构成对照表:

声母影响 韵头

(介母)

韵身 构成韵母 音韵相近程度

(韵部)

例字
韵腹 韵尾
a a 阿,沙
u ua 挖,刷
i ia 压,虾
o ao 凹,包
i iao 腰,标
i ai 哀,该
u uai 歪,乖
n an 安,三
u uan 弯,酸
i ian 烟,先
ü üan 冤,宣
ng ang 肮,伤
u uang 汪,双
i iang 央,香
o u ou 欧,兜
i iou

(简作iu)

优,丢
o 噢,波
u uo 喔,多
e e   哦,哥
i ei 卑,黑
u uei

(简作ui)

微,灰
n en 恩,森
u uen

(简作un)

温,身
与舌音

声母拼时

ng eng(实际发音

后鼻韵尾弱化)

  灯,生
与唇音

声母拼时

eng 崩,风
u ueng
o ng ong(实际发音

为ung)

东,轰
i iong(实际发音

为üng)

拥,凶
与平舌音

声母拼时

-i -i(前位) 较 近 资,思
与卷舌音

声母拼时

-i(后位) 知,诗
u u (古韵中近ü,但

现代距离拉远)

乌,书
ü ü 迂,需
i i 衣,希
ng ing(实际发音

后鼻韵尾弱化)

  英,星
n in 音,新
ü n ün 晕,熏
i ê ie 耶,切
ü üe 约,缺
e r* er (因字数少一般

不单列韵部,常

附于发音较近

的其它韵部内)

儿,而
*亦有理论认为er是整体音节(相当于单韵母,r不是韵尾)而不可拆散

[附录5] 汉语拼音韵母的国际音标

引用 关于《现代汉语新声韵》的初步研究成果 - sqszde - sqszde-Sim Gang的博客

[附录6] 各韵母的发音定位与相近程度示意图

引用 关于《现代汉语新声韵》的初步研究成果 - sqszde - sqszde-Sim Gang的博客

 【小知识】根据音韵学理论,韵母的发音有四大要素:即舌位高低、舌位前后、双唇开口度和圆唇与否。判定两个韵母间的相近程度要按这四要素综合考虑,距离很近的韵母方划入同一韵部。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